温州记者体验流浪歌手:唱一晚赚235元 收50元假币

温州时尚 2019-02-18113未知admin

  傍晚6时的城市十字路口,有行色匆匆的脚步,有车来车往的霓虹,偶尔有人拨动琴弦,在川流人群中哼唱,只用一首歌的时间,放慢路人的脚步、城市的心弦……这是一群为讨生活、街头卖唱的民谣歌手,一群有着怀揣音乐梦想而大胆放声的年轻群体。3月2日傍晚,温都记者跟随流浪歌手小石,在市区南塘街体验他们的“江湖”。

  话筒、话筒架、一套音响设备,接上吉他就能开始弹唱,这是流浪歌者们的街头“标配”。

  “小石”是个街头艺名,他全名叫石欣平,今年26岁,湖南人,目前和妻子租住在市区蒲鞋市街道。他没有固定的职业,白天去别人的琴行教人弹吉他、教唱歌,晚上有时去酒吧做驻唱歌手,有时在路边做街头歌手。用小石的话来说,有设备,有音乐,到处都是舞台。

  “流浪歌手圈子里有污衣派和净衣派,我是属于污衣派的。”说完,小石打开他的背包,让记者套上一件他准备好的旧款运动外套。里面还装着一套崭新的衣裤,这是他白天上班要换的,因为白天做的是体面的工作,不能给人一种寒酸的印象。

  他还让记者更换旧款的运动鞋,鞋子也有讲究,不一定很破旧,但要布满灰尘,给人一种“日行千里”后的感觉。如果长期干这一行,他还建议记者留长头发或是胡子,流露沧桑感。

  小石说,虽然卖的是“唱”,但自身的装扮也很重要的,你穿得比观众还好,观众怎么会给你“打赏”。其实这不是骗取观众的同情心,而是给自己营造一种流浪的氛围,这是一种别样的生活罢了。

  3月2日傍晚7时左右,整装过后的记者与小石一起在市区南塘街的一处拱桥旁,架起麦克风开唱了。“初入江湖,总有点紧张,路过的没有熟人,就放声唱吧。”小石见记者迟迟难开口,便鼓励了几句。

  此刻,记者体会到一种在街头卖唱难以言语的尴尬,这与在KTV包厢中唱歌截然不同,各式各样路人飞来的眼神,声旁的议论和笑声仿佛成了一种无形的压力,原来“舞台”越大越令人心慌,最后记者还是站到了一边为小石打起伴奏。

  “那片笑声,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。在我生命每个角落,静静为我开着……”这是小石最喜欢的一首歌《那些花儿》。因为这首歌很安静,容易沁人心脾,让人驻足。果然,一首歌的时间便吸引了几名听众。

  7点左右市区南塘街上来往的人最多,一曲曲民谣歌曲点缀着周边的风景,烂漫的歌声让年轻人陶醉。

  有人坐在拱桥的台阶上聆听,有人拿出手机录永盛彩票视频,还有人发起了直播。唱到第三首歌,就有人投来了20元钱,接着10元、5元、1元零散的纸币都相继投来。

  小石说,做流浪歌手还有很多生存技巧,什么时候唱什么歌要把握好,例如见到年轻情侣经过,要唱烂漫的歌;碰到心情不好的人,要唱悲伤的歌曲,时刻要留意观众的神情,用歌曲来“治愈”他们。“有一次我在唱很欢快的歌,忽然有个老人过来把我的音响踢翻了。他说他心情不好,我还唱这么快乐的歌。”

  晚上10点,当人潮散去,南塘街上渐渐安静下来。接连唱了3个小时的小石放下吉他,点一根烟,抽了几口,便轻声哼着歌。他说,唱歌是他的爱好,唱一晚上并不觉得累,他很喜欢自己现在的生活。

  收工回家,他反复点了下晚上收到的235元钱,开心地笑了。仔细看了一看,里面还有一张50元,是假币。自己笑了笑,又拿出20元去街边的面摊点了两碗馄饨带回家准备和妻子一起当夜宵吃。

  流浪歌手圈子里其实也有一个“江湖”,不仅是衣着上区分的“污衣派”和“净衣派”。歌唱方面其实最为关键,唱功较差的人一般吸引不了人,所以赚到的钱肯定会少一些,于是有许多人在演唱方面做了手脚。

  “经常会遇到一些假唱的人,把他人演唱的歌曲事先准备好,音响开得大,自己假唱对口型来骗观众,这些人是流浪圈子里最低层次的人。”小石说,常发现有假唱的流浪歌手,口型对得不准,特别的假,当然这样肯定会影响他的收入,一般真唱的流浪歌手遇到这种情况只能换地方了,因为真唱的音量毕竟敌不过假唱。

  如果是两个真唱流浪歌手遇到一起“抢地盘”那就有意思了,所谓和气生财,一般来说两人当晚会一起合作,赚来的钱平分。“有一次在南塘街,我和一个叫阿毛的吉他手就一起合作了一晚,如今成了朋友。”小石说,两人轮流着唱和弹,唱功其实两人心里都有数,唱得稍差一点的人第二天也自然而然会离开。

  “江湖”中有城管,也有“丐帮”,城管还是比较好说话的,提醒一声,收收摊换个地方还可以继续卖唱,可遇到蛮横点的“丐帮”,就要赶紧躲开了。

  小石说,现在有许乞丐,打着残疾或者追求音乐梦想的幌子,并用假唱骗取路人的同情,他们一般都有一伙团队,有围观、给钱的“托”,也有专门负责“抢地盘”的人,小石就碰到过,音箱设备差点被踢坏了。

  说起小石做流浪歌手的经历,要从他初中毕业那会儿说起,当时他在老家舅舅经营的小店里打工,小店开在酒吧街,每天有各种各样的流浪歌者来来往往,他喜欢在街边听人卖唱,于是也开始向外这样自由自在的生活。2013年,他从湖南来到上海,又辗转来到温州,算起来在温州街头也唱了5个年头。

  小石说,现在工作都排得很满,周一到周四在市区欧洲城一家琴行教人弹吉他,一次一个半小时的课时可以赚到80元/人,在酒吧唱歌一个小时左右赚200至300元,偶尔还有土豪打赏的小费。而在街头卖唱的收入一晚上也有100至200元的收入。

  “这些都靠运气,一般最少一个月也能赚5000元,运气好收入可以过万元,做流浪歌手的收入一般一个月都有4000元左右。”小石说,他经常会在市区大南商圈银泰附近、南塘街、纱帽河女人街这三个地方唱,因为这三个地方是“黄金地带”。

  小石也算是流浪歌手圈子里的工作狂,许多人曾问他,你这么努力赚钱,为什么不参加一些选秀节目,成名走红后收入来得更多永盛彩票。小石说,他的一些在上海做流浪歌手朋友,曾通过比赛一战成名,也有些人虽然唱功了得,却混得不温不火。

  小石知道自己的唱功还未到达专业的级别,而且参加一次比赛要花费很多的精力和时间,他说,还不如用这些时间做一些更为实际的事情。因为他知道,失败的人总比成功的要多,更多永盛彩票的人没有出名,而是继续在街头、地下通道过着落魄的流浪日子。

  每个月赚来的钱他都会拿出一些寄回老家,他的梦想其实很简单,能给父母住上稍大一点的房子就可以了。

  小石和他的妻子田甜都是流浪歌手,因2014年一次在温州的商演结缘,因为共同的爱好和梦想,两人相恋了,从此开始了结伴的流浪歌手生涯。他们就一起去南塘街驻唱。

  在街头卖唱的过程中,也常常收获路边的感动,不止路人经济上慷慨的帮助,更多永盛彩票的还是给他们在音乐方面的一种鼓励,渐渐让他觉得,路边卖艺是在学习如何真实生活,如何自食其力。

  “和我在温州的街头走一走,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,也不停留……” 夜幕降临下的市区街头,很美,小石将歌曲《成都》歌词里的“成都”换成了“温州”,唱给路人们听,每一音符都仿佛是美好的希冀,每一句歌词都仿佛是在感谢着聆听的人们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温州永盛彩票新闻网 版权所有  

联系永盛彩票:1352848661